而我們小說裡的女主人翁宋勤美卻完全是一個相反的女人,她只相信愛情,因此當她失戀之後,變成一個魂不守舍,每天飄飄忽忽的女人,整部小說,以她為軸心,牽引出一大群凡夫俗子。

人生是一連串的負債整合不滿意

到底宋勤美要問男主角王光群什麼話?她的朋友,周圍相關的人都十分好奇,問她,始終問不出來,要代她轉達,宋勤美總是堅定的搖頭,總之,女方不停追尋,男方始終閃躲,宋勤美從台灣追到美國,再從美國追回台灣,後來男主角為了躲她,不停搬家,宋勤美繼續追尋,還用大聲公在豪宅外不停重複的喊:「你出來,王光群,你出來,我是宋勤美,你出來,王光群……」

一切問題關鍵還是要靠自己放下。勤美到了山上,呼吸著飄著花香、草香的空氣,看著大自然的遼闊,她終於再無雜念,心裡只想著一件事,就是她要在這片山頭種更多花,「不管是櫻花還是梅花都好,讓山頭變成一片燃燒似的紅」。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當然,最重要的,這是一部愛情小說,一部徹徹底底的愛情小說,像宋勤美這樣的女人,如果沒有愛情,頓時陷入茫然、混沌,每天起床後不知該做些什麼,所以乾脆不起床、不出門,既然不出門,自然也不洗頭、不洗澡……每日不像醒著,也不像睡著……這種近乎瘋癡的行為,都是因愛情引發,愛情熱病一旦發作起來,人人望而生畏,特別是作為她最初的情人,一旦再和她相見,彷彿看到墓穴爬出了幽靈。

人的問題,自己不放下,有誰能幫助我們?

男人最怕歇斯底里的女人。一個純情的,絕對相信愛情的女人,愛到後來變成男人躲避唯恐不及的恐怖份子,這當然是愛情悲劇,蕭颯的小說如果只是以如此單純的情節單線進行,必然成為庸俗的流行小說,透過宋勤美,蕭颯或許想說的是一個反愛情故事。在這部小說裡,幾乎沒有完美的愛情,書中老老少少、男男女女,都活在苦悶和算計之中,男女的結合,多數都是為了擺脫貧窮。窮,是這部小說的另一個主題,一群因戰亂從大陸逃難來台的人,住在違章建築裡,後來政府為了消除髒亂興建國宅,但小坪數的最初國宅,是台北資深市民記憶中的另一個災難,「一家八口一張床」,失去尊嚴的家人,在小小簡陋屋室裡,誰也看不順眼誰,在這樣環境中茍活的人,心中時時刻刻最最想擺脫的就是貧窮,他們過怕了連上個廁所還得出門到隔壁另外鐵皮搭蓋的小房間,還連著廚房,僅用塑膠布隔開著,誰還能忍受那樣的日子,所以一旦孩子交了男朋友、女朋友,勢利的母親東問西問其實內心最想問的一句話就是:「你們家有錢嗎?」

既然愛過就不可能消失

小說更精采的是勤美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嫁給了黃家輝──一個助理導演,後來雖然升為副導,以台北電影業的蕭條,只好拿了這樣一個身分,騙騙女孩子,錢不夠用,就向家裡伸手,偶爾有了錢,他又成為一個獵人,追女人,是他生活唯一的樂趣,他習慣在台北街頭尋找獵物。車貸

此書洋洋灑灑,三十萬字,未分章節,僅以十五個阿拉伯數字稍稍把一片字海隔開,算是讓讀者有機會喘一口氣,最初的四分之一,調子略平,顯得單調,但從阿拉伯數字開始,進入蕭颯式的神來之筆,新的人物一個個登場,看似蕪雜的情節,進入抽絲剝繭的階段,無論回溯,或向前推展情節,在在奇峰突起,蕭颯以精準的手術刀,將人性冷酷、現實和勢力,包括家人之間彼此語言尖銳的傷害,讀得讓人心跳不已。



種滿花讓山頭變成一片紅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種滿花讓山頭變成-片紅-215008256.html

「不管是櫻花還是梅花都好,讓山頭變成一片燃燒似的紅」,這是小說的最後一句。也是本書的結尾。放下了,都放下了,我們的小說主人翁宋勤美,放下媒體的追逐,放下王光群,放下自己。

既然愛過,就不可能消失,何況勤美別無所求,她只是想再見他一次,有句話想問問他。

中國時報【隱地】

沉寂二十年,蕭颯交出了三十萬字的長篇小說《台北的逆光》(九歌)。

擺脫貧窮各自算計愛情

所以當男主角王光群交上企業集團大老闆的千金,他就忘了一切事先的承諾,成為一個「埋情者」,他的內心曾經為了必須割捨勤美而疼痛,但他深知自己已失去了那顆柔軟的心,或許就是年輕時候他曾進入了勤美國宅的家,面對咄咄逼人勤美的母親,還有像鴿籠狹小且老舊髒亂的空間,他無法和這樣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,窮,使得王光群選擇了相對象徵財富的凱莉,和凱莉結婚,他才能過完全不一樣的人生。

「原來人生就是一連串的不滿意」,蕭颯筆下,有許多不快樂的母親。這些母親卻一個個堅毅的有自己的生存法則,她們懂得必須壓抑、忍耐,日子才過得下去。

黃家輝一家人,是另一組台北人的故事。他的母親比宋勤美的母親更勢利,宋勤美在兩個痛苦的家庭裡擺盪,生了女兒由由之後,由由是宋勤美的翻版,說起話來,彷彿丟出一把把刀子,常常讓宋勤美毫無招架之力。

剝洋蔥。蕭颯慢條細理,又為我們敘述宋勤美在完全無路的窘態下,居然靠捉姦,從老公黃家輝的女友林惠安處要到八萬台幣──一張赴美機票的錢,她放棄了自己的婚姻,她要到美國找王光群。

一切問題要靠自己放下

峰迴路轉,新的人物一個個出現,神奇的銜接,都能讓讀者信服,這樣的安排天衣無縫,而更意外的是居然有一個完美的結局,原來我們的女主角最後由王光群的表哥葉國誠帶領,為了躲避媒體,來到新竹關西山上,由於勤美無休止的以大聲公在豪宅前吵鬧,已驚動台北狗仔和媒體──財團女婿的婚外情故事,已鬧得沸沸揚揚,再不閃躲,人人都將成為犧牲者。

蕭颯不但告訴我們,她重回學府,讀到了一個碩士學位,而且,已經和離婚的丈夫張毅化解恩怨,成了關係良好的朋友。

這是小說的最後一句。也是本書的結尾。放下了,都放下了,我們的小說主人翁宋勤美,放下媒體的追逐,放下王光群,放下自己。

蕭颯更以事實證明,她沒有為生活中的挫折擊敗。作為一個曾經是台灣文壇最重要、最優秀的小說家,她交出了更好的成績單,我曾經為她出版長篇小說《小鎮醫生的愛情》,算是她的出版人之一,更願為此向她致敬。

這部以台北為背景的小說,其實就是一部台北浮生錄,也是台北人生活的歷史手冊和地理筆記,台北東南西北的各個地方,以及社區巷弄,在這本書裡都找得到,而且關於台北的房地產、股票交易、移民、咖啡連鎖店……舉凡台北的衣食住行,均有涉及。所以這也是一部台北生活起居注,台北歲月的備忘錄。

兩個最初相愛的人,而且女方還為她懷了孕,為何會走上離異之路?當女方始終相信愛情,至少年輕時候這個日思夜想的男人,曾完完全全屬於過她,他們牽手、親吻、纏綿……有血有肉,教她如何能夠忘記且捨下?

車貸


11B473B37F8ECC6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企業優惠貸款

b75xb1xxn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